logo
要闻云南 观点 云关注 州市 文体 辐射中心 云视觉 信息公开
青山是处有丰碑—追记原云南省药品检验所主任药师杨竞生
      发布时间:2022-06-09 03:58:25   来源:云南日报
分享到:

2021年6月,就在杨竞生诞辰百年之际,他的遗骸在香格里拉市东旺乡小雪山海拔4600米的山顶上被发现。

遗骸所处位置属于无人区,地形陡峭危险。让人无法想象的是,这样一位装着心脏起搏器、年逾八旬的老人,19年前是如何携带着采药工具到达杳无人迹的雪山垭口?

据业内专家介绍,遗骸发现地正是杨竞生发现竞生翠雀花、竞生乌头等药用植物新种之地,他应该是为正在编著的《中国藏药植物资源考订》一书寻找或确证资料,才在外地返回昆明的途中转道香格里拉而不幸罹难。一位穷尽一生探寻药用植物的科学家,81岁的生命永远定格在这片雪域之境。

“杨竞生同志吃苦耐劳的传统品德,坚韧不拔的顽强意志,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不怕牺牲、无私奉献的崇高精神和严谨治学的高尚品格,将一直传承下去,成为巨大的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永远激励我们不忘守护健康初心,牢记为民检验使命,以热血赴使命、用奉献显担当、用实干践忠诚,承担起更加艰巨、更加光荣的历史重任。”云南省食品药品监督检验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范兵说。

胸怀大爱 守护人民用药安全

无论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初的艰苦岁月,还是退休后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功成名就之时,杨竞生永远跟党走,把守护人民用药安全作为理想信念,把人民健康事业作为自己的目标追求,将脚步印在大地上,将论文写在泥土里,以热血赴使命、用奉献显担当、以赤诚鉴忠诚。

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原所长吴征镒院士曾说:“老杨采的标本,是一般人所采不到的。”多年的野外生活,让杨竞生练就了一双慧眼,许多藏在深山老林中的药用植物,在他一次次踏访采集中“苏醒”过来,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给无数患者带来福音。

有专家指出,在植物学界,要发现一个植物新种非常困难,很多人终其一生也难以完成。而在杨竞生所采集的标本中,多次发现新种,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王文采教授仅在杨竞生所采的毛茛科标本中就发现了8个新种。药学界把其中一些新种以他的名字命名,如竞生乌头、竞生翠雀花、竞生香青、杨氏紫薇等等,以表达对他工作成果的感谢和纪念。

在对云南特产中药材进行深入研究和考证后,杨竞生纠正了一些前人的错误。例如,云南特产、妇科特效药滇鸡血藤,过去一直被认为是豆科植物。但经过艰苦的探索和考证后,杨竞生证实,滇鸡血藤不是豆科植物,而是木兰科植物南五味子。当时,这一考证震惊学术界。

为了更好地研究民族药物,继承和发扬民族药这一祖国医药学遗产,他自学了苗文、藏文等少数民族语言,阅读了大量民族医药著作,并多次进入德钦县、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等区域进行采集考察。他常说,民族药现代化的第一步,应该是原药材的正本清源工作。为此,他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专注于民族药材基源鉴定工作。

从1962年开始,杨竞生多次独自一人到迪庆藏族自治州的大雪山上采集藏药标本,到各藏区诊所了解藏药的使用、效果等方面的资料和实物,四处寻访藏医院名家、名医,查阅大量中文、藏文与梵文等原著。历时20年,足迹遍布迪庆高原的雪山草地、原始森林,甚至是毗邻的西藏盐井县、芒康县,四川巴塘、理塘、乡城、得荣县,收集了大量藏医常用植物、动物、矿物药材的标本和实物,仅《迪庆藏药》一书中就选用近600条。数十年醉心钻研民族药,使他成为全国中草药、民族药和藏药界有名的“活药典”。

2019年12月,杨竞生的遗作《中国藏药植物资源考订》荣获第七届中华优秀出版物提名奖。此前,该书已获中国西部地区优秀科技图书一等奖,入选“十三五”国家重点出版物规划项目。该书共上、下两卷,259万字,收载植物3100多种、藏药植物彩照1100多幅,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全面、最权威的藏药植物资源考订专著,内容精详、物种丰富,填补了藏药资源考订空白。

由于终年劳累,杨竞生患有心脏病,医生为他安装了心脏起搏器,可暂时治疗和缓解心脏方面的功能障碍,但仍需服药控制。然而,他继续自费开展野外考察,并多次前往西藏等高海拔地区采集藏药。

1996年,75岁高龄的杨竞生又一次参加西藏药检所组织的赴林芝市墨脱县药材资源考察活动。

了解到杨竞生安装了心脏起搏器,有人宿营时劝他:“明天您就不要上山了,让年轻人去就行。”当时杨竞生一言未发,可第二天大家起床时发现,他又“失踪”了。后来,单枪匹马的杨竞生同大部队几乎同时到达山顶,大家才知道,他不愿放弃考察活动,早已一个人提前出发。

1998年,杨竞生准备再上高原。出于对他身体的考虑,家人曾多次劝阻他不要再去西藏。可他竟为此专门写了一份生死状:“我到了西藏后,不管出了什么事,与任何人无关,我自己承担所有责任,万一死在西藏,死后把我的尸体送给西藏医院做解剖就是了。”

英魂归来 精神火炬耀后人

2002年7月,81岁高龄的杨竞生再次踏上去西藏的旅程,目的是为编著的藏药书收集资料,之后又前往呼和浩特收集资料。9月下旬,他到北京联系著作出版事宜,10月从北京返回昆明,途经四川成都时不知去向。

得知杨竞生意外失踪,云南省药品检验所迅速向友邻地区药检系统,特别是杨竞生到成都后可能去的几家药检所发传真查询,在查无结果的情况下,所里又派人分别到成都、攀枝花、西昌等地,进行了为期10天的实地查找工作,可惜都无下落。

云南省药监局专门发公函至省公安厅协调查找。昆明植物研究所院士周俊、云南省科协副主席许再富等人也联合署名发起请省公安厅将杨教授失踪一事作为特例立案侦查寻找的请求报告。

省公安厅给予大力支持,在协调四川省公安厅的同时,派出两位刑警会同药检所工作组再次赴四川寻人。工作组在成都市、攀枝花市做了大量细致工作,可惜仍未发现蛛丝马迹。

也许是冥冥中自有天意,2021年6月,有人在香格里拉市东旺乡小雪山(梅里雪山和玉龙雪山之间)海拔4600米的山顶上,发现一具遗骸后报警。遗骸所处位置属于无人区,出警的年轻民警用了3个多小时,才从车辆所能到达的地方步行至遗骸发现点。

警方在遗骸上发现字迹清晰可辨认的身份证、心脏起搏器以及四周散落的口缸、手电筒、小锄头等,都符合杨竞生的身份特征。经多方走访查证,并与杨竞生家属、同事确认,并进行DNA比对,确定正是杨竞生的遗骸。

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从2002年失踪到2021年找到遗骸,19年过去,一代药学大师杨竞生终可入土为安。

杨竞生的离去,让无数人痛惜。欣慰的是,百岁之年,他得以魂归故里。“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他把最后一丝光和热献给所热爱的民族药事业,他留下的一系列成果彰显着为药检事业鞠躬尽瘁的一生。2020年,由中国药学会遴选、向中国科协推荐的30名中国近现代药学科学家名单公布,杨竞生作为云南省唯一人选名列其中。(记者 张雪飞

责任编辑:董翔宇
云南日报网 滇ICP备11000491号-1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1999.11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1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可信网站身份验证 网监备案